很鲁很鲁在线综合视频 不卡视频在线观看亚洲 91很很鲁在线视频播放

  我从小学六年,中学六年,一直固定在靠窗户倒数第二个座位上,从来没换过,而且我身后的桌子一直都是空着没人做,整个十二年象牙塔生涯就这么读过了,直到上大学之后,都在阶梯教室上课并且可以自由选择座位时才有所好转。

  这辈子从来没抽中过什么奖,更没有拣到过东西,丢倒是丢了不少,也许我这辈子命格犯太岁,注定与好运气无缘吧。

  无聊的生活,颓废的日子,社会的最低阶层,每天都是这么过着,没有任何激情,或者是一丁点的改变。

  哎,都已经2012了,世界咋还不开始毁灭呢?

  现在的大学生就是那悲剧的存在,毕业就等于失业。

  现在是什么时代?拼爹的时代!

  想要好工作?

  可以,你家爹妈是大官!

  什么?不是?那么就是大款!

  什么?还不是?那就是大腕!

  什么?都不是?那就是本人英俊潇洒,学习成绩优异,上学期间担任过学生会主席干部?在麦当娜开封菜星巴克各类洋馆子打过工?

  只可惜上大学的时候,除了睡觉就是玩游戏,天天往返于网吧宿舍两点之间的我,怎么可能会有!

  经过长达半年的碰壁上当受骗生涯,我终于明白了这些事情。

  有关系,怎么着都好说,没有?玩儿蛋去吧。

  所以我现在就在这个破单位拿着微薄的工资天天混着不知所谓的日子,盼着世界末日能早点降临。

  就连相亲都没有一次成功过,你说悲剧不?

  如今连找个女朋友都成了一种奢望。

  听说现在流行穿越,挨雷劈能穿越,被车撞了能穿越,就连电脑能会变成吃人黑洞空间把你吸进去,据说有人还给它起了个名字叫主神空间。

  还听说现在流行软妹子倒贴,从天生能掉下来软妹,电脑里能蹦出软妹,网上购物收到包裹后能跳出来个软妹,这个世界上到处都有着各式各样的软妹……但是我从来没有遇到过,因为这些幻想只存在于二次元,三次元里是不可能有的。

  但是现在,我分明看到窗户外面有一道白光从天而降,落在了我家楼前的绿地上!

  这是什么?难道是彗星降临?但是速度并不快啊,而且什么声音也没有,就好像是什么东西飘在草地上一样。

  我还在犹豫着要不要下楼看看去。

  因为现在已经半夜十二点了,而且我家住在高楼的第十七层,并且这个时间没有电梯。

  要不然干脆就别管他了,反正估计是谁家往外扔东西呢吧,而且等下楼之后也早被人拣走了,根本就轮不到我。

  可是反复犹豫的半天,我决定还是下楼一趟。

  万一,万一我要是能捡到什么东西呢?这辈子运气一直都不好,但是我至少得在有机会的时候再去尝试一下吧。

  有时候一件不起眼的小事往往能改变人的一生,而我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好奇害死猫,如果我当时没有下去看一眼的话,相信依然会继续平平淡淡的过着乏味的生活一直到死吧。

  只是当时的我还不知情而已。

  大半夜的,别人应该都在睡觉吧,居然只有我一个人傻了吧唧的下楼来找那个发光的东西。

  所幸的是,当我花了半天功夫穿好衣服姗姗下楼,顶着蚊子们的热情欢迎来到小区楼下的草地上的时候,那个闪闪发光的东西还老老实实的躺在那里,根本就没有任何人发现这个东西。

  眼前这个小东西,还没手掌的四分之一大,有点像小时候流行过一阵的电子宠物,中间是个一寸左右的正方屏幕,散发着白光,应该是开着的。

  想不到我辛苦跑下楼来拣到的居然是这种东西。

  本着不能白跑一趟,至少也要带个纪念品回去的想法,我还是弯腰拣起了那个电子宠物一般的小玩意。

  不料我的手指刚碰到那东西,就被它突然暴发出来的猛烈光芒照得睁不开眼睛。我下意识的抬手挡住眼睛,当白光消失后,我立刻惊呆了!

  因为这里已经不是我家小区的绿地,熟悉的高楼像是突然蒸发一样全部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广袤灿烂的星空,还有在我面前的一道宽广的阶梯。而在这向上延伸的阶梯的尽头,则是一座飘浮在半空中的神殿。

  手中的那个小东西突然又发出一束白光,照耀在神殿大门上,然后神殿大门缓缓的打开了。

  这是要让我进去?

  也罢,不管是梦也好,是穿越也罢,一直向前走下去就行了。

  虽然现在的状况早已超出了我的认知范围,可奇怪的是我依然没有任何惊讶或者荒乱,说不定我心里压根就只把它当做一场虚幻的梦境而已。

  想我这种运气堪称枪兵转世,甚至连E都不到的人,怎么可能会碰见什么好事情。

  走进神殿,才发现这里远比从外面看要宽阔得多,虽然没有光,但是却异常的明亮。

  而在大殿正中间,是两个顶天长柱,在柱子之间的半空,有一名女孩被漆黑的锁琏绑成了大字形悬挂在两个柱子中间,从远处看就像一个X。

  当我走到那女孩身前才发现,这个绝美的女孩子是全身赤裸的,身上没有任何一丝衣物遮掩。

  这是张何等精致可爱的容颜啊,虽然双目紧闭,但是那小巧的琼鼻,薄薄的樱唇,也许这只有传说中的二次元里才有可能拥有如此极致的组合吧,在现实世界中,像这样完美的脸是不可能存在的。

  她的四肢被铁链紧紧锁着,身上却没有铁链,根本不妨碍我欣赏那具同样美丽惊人的侗体。

  除了完美无暇,我想我已经再也找不到其它任何形容词可以恰当的描述眼前这位女孩全裸的身体了。

  头发是火焰一般的红色,并不算长,刚好过肩,脑袋顶上梳着马尾辫分成了两股翘在脑后,有点像兔子耳朵,这也是为什么我第一眼看到她就觉得她很可爱的原因。

  目测她的身高应在一百六十五公分左右,全身的肌肤如凝脂般洁白透量,完全没有一点暇疵。身材略显苗条却是瘦的恰到好处,多一分则会稍显丰满,少一分则会看起来细弱。

  与苗条的身材相反的是那对丰满雄伟的胸部,瘦弱的身体上挂着两个尺寸惊人的肉球,并且浑圆的巨乳傲然挺立,完全不受重力影响似的丝毫没有下坠,上面有两颗小枣一样漂亮的娇嫩乳头,虽然并不挺立,却十分可爱。

  下半身则是两条拥有着玲珑曲线的美腿,虽然被铁链绑着分到了两边,可双腿之间少女神秘圣洁之地却被两瓣肉唇紧紧的包裹着,只能看到一条狭细的肉缝,尽头的三角地带仅有几绺红色稀疏的毛发。

  我但是却从未这样看到过如此让人窒息的美丽少女,如果在她后背安上一对翅膀的话,这简直就是比天使还像天使的存在啊。

  而现在,我不光可以在近距离以各种角度欣赏这具让人喷血不已的美妙胴体,甚至还可以上手。因为不光少女紧闭着双眼一副沉睡的模样,更因为她的四肢都紧紧被铁链锁着。

  要试试吗?我不禁用力咽下口水。

  反正摸一下也不会怀孕,万一她醒了,身体被锁着也不可能反抗,而且这里也只是在梦里,不会有任何事情的。

  现实世界?现实世界会发生这种把人传送到这种只有在影视作品里才能看到的坑爹地方之类的事情么?

  显然不会。

  所以我还是很淡定外加窃喜的把手掌按到了那个我从第一眼看到就恨不得狠狠抓上一把的浑圆翘挺的巨乳上面。

  顿时,无比的柔软细嫩和富有弹性的感觉通过掌心传到了我的大脑,果然手感实在是超级棒。

  那个时候,我完全忘记了一件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事情。

  那就是我的运气。

  还没等我享受这份美妙超过一秒钟,神殿突然开始剧烈的晃动起来。

  地震?不会吧?我只不过对一个陌生的女孩子进行了一下袭胸而已,你们这是要闹哪样啊!

  不过眼前的景象已经来不及让我吐槽了,整个建筑物都在颤抖摇晃着,四周不断的有碎裂的石块在往下掉,就连眼前的柱子上面也出现了越来越多的裂缝,然后声突然一声巨响,石柱崩塌了。

  我这才醒悟过来,原来现在不是傻呆呆的站在这里的时候,再不赶快跑,就该与这座废墟一起永久长眠了。

  好在由于石柱崩塌的缘故,这个女孩子身上的锁链已经失去了拘束的作用,本来埋在石柱中的另一头现在因为石柱的毁坏而散落在地上。

  此时我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抱起那个女孩拔腿就跑。幸亏这女孩的身体举重若轻,胸前那么大团的肉居然没占太多分量,平时缺乏锻炼的我这才能得以逃过一劫。

  就在我刚踏出神殿大门的瞬间,身后的华丽建筑化成了一团碎石如星云一般向下面飘散而去。然后一路跑下台阶,一直跑到尽头我刚进来的的台子。正当我以为前面没有路的时候,忽然又是一道白光在身边闪过,转眼之间,周围的景色又变回了我家楼下的小区。

  而那个红头发的女孩子,则被我抗麻袋一样抗回了家。

  总不能让一个光着身子的可爱妹子睡在草地上是不?多可怜呀。

  但是当我把她背到家里,体力早已透支不堪,随手将她放到床上,然后两眼一闭睡死过去。

  我做了一个梦。

  我梦见有个很漂亮的女孩子正趴在我的双腿之间,正在很认真的吞吐着我的肉棒,并且那女孩拥有着一头火红的秀发,好像在哪里见到过……唉,果然最近应该少看点H动画了,连做梦都是这个。保不齐哪天就分不清梦境和现实了。

  当我迷迷糊糊的睁开睡眼,发现我躺在自己的床上,而下半身那里有一个红头发女孩正跪坐在我的膝盖上,弯着腰用小口在卖力吸吮我的命根子,还不时的像小猫舔奶一样伸出丁香小舌在棒身上舔舐着,连菇头下面的沟壑都用舌尖很仔细的刮了三遍。

  「啊,哥哥早上好。」

  红发少女发觉我在看着她,吐出口中的男人生殖器官,抬起头,带着甜甜的笑容向我问候道。

  她的身上一丝不挂,就这么赤身裸体的双腿分开跪坐在男人的腿上,俯下身子含着我的肉棒。那东西用文艺的说法叫阴茎,粗俗的说法则是叫做鸡巴。

  居然在我眼前会发生这种违和的画面,我现在一定还是在睡梦中,刚才只不过是梦见自己睁眼醒来而已。

  对,现在的我一定还在睡觉呢,一想到这里,我又躺下来继续睡觉。

  但是,从下半身传来的那种兴奋麻痒的感觉通过神经网络清晰的传入大脑。

  身体最敏感的器官被两瓣柔软的像是嘴唇一样的东西紧紧包裹着,置身于一个湿润温热的狭窄环境内,不停的有湿热的哈气吹着肉棒的表面,在底下输精管下面,一个表面粗糙却又无比灵活的东西围着棒身来回游走,给我带来了更大的刺激。

  不对,这种真实而清晰的感觉,还有小腿上被肉乎乎的屁股压着无法动弹,都在很明显的告诉我事情的真相。

  我连忙又坐起来,愣愣的看着这名对我来说完全是陌生的绝色可爱红发少女,而后者只是自顾自的吞吐着我的肉棒,而且相当的专心致至,如同在享受某种美味的食物。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为啥睡一觉起来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而且她刚才还称呼我为「哥哥」……

  穿越,我的脑海里立刻浮现出这两个大字来,可是当我环顾四周时却发现,这里还是我自己的房间,熟悉的床,桌子,柜子,电脑,等等一个都不少。

  果然起点上那些无良作者只会YY,穿越什么的,根本就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吧。

  一边抱怨着那些害人不眨眼的家伙,我一边打量着眼前这名红发美少女。

  可是她似还是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一直在为我口交着,同时在用蓝宝石一般清澈的眸子看着我。

  既然不是穿越,那为什么这个女孩要叫我哥哥呢?我在家里明明是独生子,根本就没有任何兄弟姐妹,这个妹妹又从哪里冒出来的?

  「那个……你该不会是什么吸精妖怪吧?」

  问题一出口,我就觉得自己逊毙了,面对着这么个漂亮的女孩子怎会说出这种不着调的话来。

  那位红发美少女呆呆的看着我,过了几秒钟,吐出肉棒,并将上面亮晶晶的口水全部吸吮干净,然后直起身子,发出了银铃般的笑声。

  「呵呵,哥哥你会开玩笑,人家怎么会是吸精妖怪呢,明明是哥哥把我解救出来的,难道这些哥哥你都忘记了?」

  我说你这样光着身体坐在男人腿上真的可以吗?而且这位美少女的神色相当自然,除了脸上略带些红晕之外,毫无忸捏的表情,胸前挂着的两团大肉球没有任何遮掩的呈现在我眼前,伴随着她的笑声在有节奏地跳动着,就连上面的两粒粉嫩可爱的小乳头都跟着颤动。

  她现在用手撑着身体,将脑袋凑过来,一点没有要放在胸前好歹挡一下的意思,就这么大大方方将一丝不挂的娇躯展现在我的面前。

  我只感觉小腹里有团火焰在燃烧,下半身又硬了一圈,怒不可遏的顶在她的小腹上,由于被她压着,想躲没地方躲,让我一下子脸上发烫起来。

  「我救了你?」

  我这才想起来昨天晚上的一系列离奇经历,那些居然不是做梦,都是真的?

  「是呀。」

  确实,是我将这个红发美少女背回来的,而且累了个半死,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我全都回想起来了。

  而且我十分庆幸,这个妹子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否则我早被砸成肉饼了,哪还轮得到我把她背回来。

  但是,现在为什么又会变成这种情况?为什么我一觉醒来的时候看到她正在很欣然自得地含着我的肉棒?

  虽然说能被美少女在早晨用口交的方式叫醒起床,是非常爽的一件事情,更是所有宅男们可望而不可及的,毕生追求的梦想,可是我除了生理上的兴奋以外,居然毫无任何激动的心情。

  原因很简单,因为我根本就不认识她,更不明白为什么她赤身裸体会趴在一个陌生男人的腿上为其认真的口交,而且还没有任何顾忌的任其欣赏着自己的裸体,不做任何遮掩的动作,就算是小腹被男人灼热的生殖器官紧紧顶着,也依然笑嘻嘻的凑过来,将混圆柔软的胸部在我胸口上压成了柿饼的形状。

  莫非是为了报达救命之恩?想来想